顾昀长庚笛子肉车 杀破狼archiveofown涨奶原文第一次吻顾昀片段

顾昀没有动,他埋在长庚的颈窝里,像是将什么积压已久的情绪全部都宣泄了出来,疲惫至极却又有着说不出的松快。 日头在不停的升高,头顶的那棵残败的枯树没能遮挡多少阳光,几...


 
顾昀没有动,他埋在长庚的颈窝里,像是将什么积压已久的情绪全部都宣泄了出来,疲惫至极却又有着说不出的松快。
 
日头在不停的升高,头顶的那棵残败的枯树没能遮挡多少阳光,几乎全部都打在了顾昀的背上。
 
许久之后,顾昀只觉得自己的脸颊上被什么给打湿了,这才抬起头来。
 
长庚的眼眸被泪水洗去了所有的血光,显出了一如既往的清润。
 
人这一生会吃很多苦,遭遇很多的不平和磨难。
 
几乎所有人都会给这些磨难找一个明确的对象,把自己的怨气对准某个人,或者某个物,以此来移植且安放自己的委屈和仇恨,就连顾昀当初也这样恨过爹妈甚至恨过长庚。
 
但很少人会像长庚这样,不愿意把这些仇怨转移给任何人,真有恨也恨得不实不在,全凭那一份与生俱来的赤诚和执拗。
 
这样一个人,本该在万千的宠爱中长大的。
 
“子熹……”长庚颤抖着唤道。
 
“别说话,我累得很……”顾昀打断了他,沉沉道。
 
长庚缓缓地伸手,在他的后背上轻轻拍了拍,“好。”
 
顾昀避开他胸前的伤口,伏在了他肩上,阖上了眼睛,“长庚……”
 
“嗯。”长庚应了一声,胸口微微震颤。
 
“长庚。”顾昀再唤道。
 
“嗯。”长庚又应了一声。
 
顾昀沉声道,“我要回京一趟。”
 
长庚轻拍着他背的手微微一顿,然而没停太久,又重新拍了下去。
 
“好。”

相关文章